您好,歡迎來到千惠魅化妝培訓官方網站!
化妝培訓

化妝資訊 | news center

您的位置:千惠魅化妝培訓學?!?首頁 > 化妝資訊 > 男性化妝, 意味著什么?

男性化妝, 意味著什么?



From / 《時尚先生fine》2019.夏季刊


光澗實驗室和荒野氣象臺在本月初發起了一次用戶研究,對12位正在或者想要嘗試化妝的男性進行了深度訪談,之后基于訪談提取的話題又與8位男性和3位女性進行了小組交流,想要來看看真實的用戶是什么樣的——他們為什么想要化妝,他們想要呈現出什么樣的自己,當他們想要嘗試化妝的時候,是如何開始的,又會遇到什么挑戰。

本文是此次研究的一個總結。我們從中可以看到,新的審美觀念已經在逐漸地影響年輕人,他們與環境的沖突不可避免,但也并沒有預想的激烈。


在訪談開始之前,我們隨機詢問了幾位不化妝甚至不護膚的男性朋友,他們身邊有沒有化妝的男性,得到的幾乎都是否定的回答。再追問如果身邊有的話是什么感覺,他們的反應是“有點奇怪”,并且使勁搖著頭說“不會去詢問他們”。而當我們問到他們想象化妝的男性是什么樣的,他們都遲疑了,無法描述出來。

實際上,在他們身邊恰好有一些男性,是我們了解到會在日常使用BB霜或粉底液的。顯然,這樣的“化妝”并沒有被發現。

“在(不化妝的)男人眼里,化妝的一個依據是:涂沒涂口紅,涂了就叫化了,沒涂就叫素顏?!边@是我們后來訪談的其中一位用戶說的。



# 什么樣的男性在化妝

報名訪談和交流的男性共有45位,其中33位正在或者曾經有過化妝的習慣,11位有基礎護膚習慣、想嘗試化妝但還沒開始的,另外1位是我們邀請的不化妝的男性。

盡管招募要求用戶在北京,但這45位報名者中仍有20位來自其他城市,包括上海、杭州、寧波、臺州、南京、蘇州、廣州、香港、成都、涼山、武漢、西安、合肥、青島、沈陽和烏魯木齊。

這些用戶都十分的普通。普通的意思是,你在日常生活里隨時可能會遇見他們——感冒時給你看病的醫生、新公司的HR、給你辦理汽車貸款的經理、你平常讀的公眾號文章的編輯、校園里擦身而過的一個同學,甚至是在老家讀中學的堂弟。

看到他們的時候,我們至少可以破除一個誤解——化妝=涂口紅。在我們訪談的12位用戶中,只有2位有使用彩妝的習慣,其他都只是嘗試過底妝,也就是粉底、遮瑕,最多加上修眉。在參加小組交流的8位男性用戶當中,則只有2位是帶妝來的。他們之中有的能看出明顯的妝感,有些完全看不出來。

但另一方面,參與訪談的12位男性用戶中只有2位是異性戀,其余均是Gay
或者尚未確定性取向。當我們試圖邀請直男參與小組交流的時候,遭遇了接連拒絕,其中一位表示“男性的觀念是不涂脂抹粉”。最后邀請到的小樊是一位主張女權的直男。

訪談中缺少直男用戶也有一個可能性,是他們不想讓人知道或者不愿意交流,但可以肯定的是,直男在化妝的男性中是少數,而且在審美觀念上承受的壓力也會更大。



# 什么樣的男性在化妝

孟然是一位化妝經驗十分豐富的女性用戶。在我們的小組交流中,她提到自己曾經花了大量的時間研究化妝技巧,并且也經歷過不化妝不能出門的階段,后來重新認識了不化妝的自己之后,覺得“素顏沒有對不起別人,不化妝還挺爽的”,現在化妝更多是為了表達態度。

然而,受訪的男性用戶要比孟然實際得多,就是“為了讓自己好看”。他們第一次化妝的原因可以分為三類:一類是皮膚問題,一類是工作需要,還有一類是受到身邊的人影響。

皮膚問題其實都十分常見,比如長痘、出油、臉色不均勻、有細紋等等。有好幾位25左右的男性提到“覺得自己變老了”或者“擔心老太快”,其中大部分用戶同時還有健身、護膚、戒糖等行為來抵抗衰老。但也有用戶完全依賴化妝,因為“健身需要時間”,而化妝出去“每天都看得到變化”。

因為工作需要化妝的用戶通常從事需要上臺、出境或者見客戶的職業。雖然是工作需要,但受訪者對于化妝都表現出了坦然,或者說專業的態度:“你是我的觀眾,我得對你負責,我得讓你舒服?!睆氖鹿P工作的曉博還因為一直學不會自己化妝,而去做了半永久的眉毛和眼線,以便在客戶面前保持讓人舒服的形象,他認為這個事情值得投入很多錢和精力,“疼”不需要考慮,“而且也并不比打針什么的要疼”。

最后一類的影響,通常都是來自身邊相對熟悉的人。23歲的郝非在高中時偷偷用了媽媽的化妝品,之后媽媽就把自己的化妝品送給了他,還會和他交流化妝經驗。21歲的豆豆有一個對待化妝和穿著都很認真的好朋友,已經以偶像練習生的身份出道了,他覺得朋友看起來很好,代表了他們這一代愿意認真修飾自己的男生。25歲的章心心的榜樣則是他在大學里的男老師(這是一位直男),這位男老師剛剛研究生畢業,平時會涂BB霜,并且“穿得很得體”,讓他覺得“男性原來是有這樣一面的”,“這是對的,不是錯的”。

在意皮膚狀況,也就是自己呈現在他人面前的形象,意味著環境——無論男女——都對男性的形象有了期待。而護膚和化妝所帶來的“干凈”、“少年感”的形象,代表了當前的一種審美傾向。從曉博的例子,我們也可以看到,這種形象為他的人際交往帶來了實際的好處。男性所處的環境里這種審美傾向越強烈,有越多追隨這種審美的例子,他們就越容易接受并開始化妝這件事。



# 男性化妝到什么程度合適

“干凈”和“少年感”也得到了小組交流中三位女性的審美認可。但在討論對于伴侶的審美標準時,她們明確地劃出了可以接受的男性化妝的界限。

23歲的Coco表示,如果是自己的男朋友,遮瑕是可以的,進一步化妝就不能接受了。27歲的小月直言自己有“直女癌”,喜歡陽剛之氣,可以接受自己的先生嘗試底妝、讓膚色看起來更均勻,但不接受日?;瘖y,如果這樣“就沒有興趣推到他了”。而32歲的孟然,則看重男性是否尊重女性,不介意男性“看起來有點娘”,也經常和先生在家里自娛自樂地給先生化妝、甚至穿女裝,但并不支持先生日?;瘖y,因為希望他不要太在意自己的外貌。

Coco和小月都是女性中的化妝達人,身邊也有許多化妝的男性朋友,并且表現出了對于化妝男性的友好??梢钥闯?,男性化妝帶來的“干凈”、“少年感”更容易獲得女性的好感,但并不能增加對于女性的性吸引力。

另外,來參加訪談和交流的用戶幾乎都對“出圈”的妝扮表達了反感,或者抗拒。很多男性用戶強調了“自然”,所謂自然,就是與環境的協調。

“分場合”是大部分人的共識,也有用戶提到這是“對身邊人的尊重”

——

“大家都很樸素,你特別亮眼的話,會有點太過了,跟這個環境整體不是很搭?!?br/>

“畢竟還要在大眾之間生活,又不是去蹦夜店?!?/span>

“以博眼球而博眼球,我不認為那是對的?!?br/>

“沒什么不能理解的,但你不能化得像藝伎一樣?!?/span>

可見,男性自身在化妝,甚至在審美上的表達也并不激烈,他們在化妝上敢于嘗試的程度是十分依賴環境的整體變化的。



# 男性化妝的阻力來自哪里

我們在小組交流里設置了一個現場化妝的環節。這個環節里最專注的觀眾是27歲的志豪。他最近打算嘗試化妝,他產生嘗試化妝的念頭已經很長時間了,但至今還未付諸行動。阻力首先來自環境。他在國企工作,“周圍化妝會被人指指點點”,所以會希望“在一個有安全感的環境里嘗試?!?/span>

前面提到,男性在化妝上的嘗試依賴環境的整體變化。從用戶訪談中我們也可以看出,不同環境下的用戶所面臨的壓力大相徑庭。

周圍的人越來越多元,包容性也越來越大。23歲的阿迅出生在沈陽,在天津讀的本科,現在在北京大學念研究生,他在這些環境里感受到的壓力是逐步變小的,而他之后將選擇去巴黎念書,也是為了獲得一個更加寬松的環境。幾位互聯網行業的用戶,都表示在工作環境里沒有碰到過什么問題,其中有兩位還在考慮做醫美。而來自投資機構和汽車行業的用戶則提到了“來自直女的惡意”——化妝的男性會被身邊的女性在背后議論,并貼上“娘”的標簽。

越年輕的用戶面臨的壓力也會越小,可能與他們擁有了更包容的環境有關。18歲的汪波剛結束高考,已經開始嘗試彩妝而且還做了雙眼皮手術,他身邊的女生朋友都化妝,也有不少男生化妝,遇到的最大的反對來自父親,但父親最后也默許他去做手術。

除了環境壓力之外,志豪面臨的另一個困難是沒有化妝的基本知識,在觀看現場化妝的時候“不知道這一步在干嘛,最后會是什么樣的”,因此即使自己看化妝視頻也會在初期遇到困難。在訪談中,大家提到的解決方案基本上都是依靠“身邊了解化妝的朋友”,大部分都是關系比較好的女性朋友。很多用戶最早的化妝品,都是朋友送的。
相關新聞
cache
Processed in 0.005472 Second.
亚洲中久无码永久在线观看软件_国产开放的东北老女人_ass芬兰丰满妇女pics_亚洲欧美高清在线精品一区二区_av午夜福利一片免费看久久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